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期待民资能达运营商宽带投资一半

引入民资对宽带市场究竟带来哪些利好,在试点过程中,需要注意哪些问题,又有哪些监管措施需要跟上?带着这些问题,《通信产业报》(网)记者采访了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在韦乐平看来,引入民资最大的好处就在于缓解了运营商宽带接入投资匮乏的困境,激活了市场,有利于宽带的可持续发展。

据记者了解,去年中国电信专门成立研究小组开始研究宽带接入的开放策略,曾多次召集中国电信集团各部门和南北多个省的会议。最初,反对的声音很强,认为宽带接入开放会带来一系列难以掌控的问题,但是集团主要领导在这一战略性和方向性决策问题上立场很坚定。

通过集思广益、反复讨论、走访调研,这个小组最终形成了统一方案并提交到工信部,为通告的出台提供了扎实的决策依据。

韦乐平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宽带发展的主要瓶颈不在技术,也不在市场,而在资金。

据了解,我国三大运营商的投资已经占到收入的30%左右,相对于国际的10%-20%来说,运营商已经背负上沉重的资金压力,继续靠自有力量大幅增加投资已经不太现实。

目前,在全球前十个宽带发展最好的国家中,有九个国家直接拿出资金来支援宽带建设。但是在中国,虽然已经出台了宽带中国战略,却还看不到国家更多真金白银的投入。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为了发展4G,运营商不得不减少固网的投资。“在LTE发展最初的三年,需要大量的投资形成覆盖,对有线宽带投资有较大影响,所以中国电信2014年在宽带的投资下降了70%。”韦乐平在此前的公开演讲中表示。不过,他此次向记者强调,尽管缺口依然很大,但是预计2015年中国电信的宽带接入投资至少增加一倍。

“引入民资不仅在很大程度上能缓解运营商固网投资资金缺口的困境,而且也可望进一步盘活宽带市场,激活行业生态。”韦乐平说。

他进一步向记者表示:“希望今年民资的投入能够达运营商一年固网宽带投资资金的一半。”

对于宽带接入市场向民资开放,一些声音认为,由于利润空间有限,很有可能出现民资亏损的现象。

韦乐平则不这么认为。“目前,由于技术进步和市场竞争,FTTH初始建设成本已经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高,目前已经降到大约为800-900元/户,加上后期的运维成本,在一、二线城市,FTTH的投资回报还是不错的。

三、四线城市,投资回报也是可以的。只要合作顺利,经营得当,在发达和较发达的县以下地区也是可行的较好业务。总之,这块宽带接入市场的开放应该是有一定吸引力的,是完全有可能形成双赢乃至多赢的市场空间。”他向记者分析。

韦乐平说,在前期到湖南和四川等省份的调研中发现,无论是运营商,还是很多民营企业都对宽带接入市场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而且探索和取得了一定的运作经验和实际成果,为其他地区的试点开展提供了宝贵的借鉴经验。

在宽带接入网业务开放试点方案中指出,应当逐步建立和完善事前、事中、事后管理有机结合的监管体系。韦乐平认为,监管是宽带接入市场健康有序发展的一个不容忽视的环节。

“一是需要在试点过程中,不断进行跟踪、总结,及时调整政策和合作方案,解决市场的困难和问题,为民营企业创造一个良好的政策环境;二是加强监管,促进公平竞争。只要我们坚定改革开放的立场,不断创新,不断试验,不断总结,相信我国的宽带接入市场会迎来新的繁荣。”韦乐平表示。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战略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吴金希:以民资优势落地“互联网+”

2014年12月25日,工信部发布了《关于向民间资本开放宽带接入市场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战略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吴金希接受《通信产业报》(网)采访表示,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电信领域,最早出现在2012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近年来取得突破性进展。继移动转售之后,宽带接入市场作为又一项向民资开放的电信基础业务,充分体现了在电信领域营造各类所有制经济公平竞争、共同发展的环境。

根据《通告》内容显示,民资接入宽带市场采用建设宽带接入网络基础设施、资本合作以及宽带转售三种模式。吴金希表示,宽带接入市场向民资开放要比去年移动转售业务试点更加详尽,在这三种模式中,与资本合作和宽带转售模式相比,基础设施建设这种合作模式可能更难落地。另外,如何鼓励相关企业承担偏远地区的网络基础建设工作,而不是继续加剧热点地区的竞争是监管部门和运营商需要去考虑的。

吴金希表示,宽带接入市场受到了众多不同领域企业的青睐,对于最终进入宽带接入市场的民企,相关企业要明确如何将自身优势与宽带业务融合发展,实现自身的“互联网+”。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剑秋:加强监管避免无序竞争

3月1日,工信部正式开通“宽带接入网业务开放试点管理信息系统”,至此民营资本准许进入宽带市场,展开相关经营试点。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剑秋认为,这是国家关于宽带接入方面政策的延续。

据了解,从2005年固网宽带业务准入政策的逐渐放开以来,国家相继出台了多项政策,促进了中国宽带市场不断发展。

随着3G、4G技术相继引入,中国宽带市场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过去,宽带的概念仅限于固网宽带,经营主体是当时的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现在,国家宽带发展趋势则成了固网宽带和无线宽带融合发展,且以无线宽带引领,经营主体也扩展为三大基础运营商和若干民营宽带运营企业,竞争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曾剑秋认为,民资在进入宽带接入市场之前,先了解宽带技术发展、宽带产业链对市场、社会会产生哪些方面的影响,民资如何进入宽带市场,在哪里落地,以及未来的发展策略。

从市场方面来看,宽带的发展需要竞争来保持活力。准许民资进入宽带市场之后,目前宽带市场的竞争秩序将被打破,市场竞争将会更加激烈。曾剑秋表示,从发展趋势来看,民资进入会让市场更加活跃。当然,由于中国市场容量较大,可以让很多企业参与竞争和发展。

不过,民资进入宽带市场也并非会一帆风顺。目前,国际上很多学者认为,固网宽带具有自然垄断属性,民资进入参与竞争压力很大;相比较而言,无线宽带自然垄断属性较弱,属于可竞争领域,民资更容易进入。从这一理论背景下,曾剑秋担心,虽然民资进入会增加中国宽带市场的活力,但是会不会在激烈的竞争中有序发展,会不会出现恶性竞争值得关注。

曾剑秋表示,宽带投资耗资巨大,如果市场上出现无序竞争,可能会导致进入这一市场的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出现损失,无法实现盈利,因此这需要参与宽带运营各方坚持竞争底线,避免出现破坏市场秩序的现象出现

Strategy Analytics无线运营商战略高级分析师杨光:确保网络资源开放

根据政策,民资接入宽带市场采用建设宽带接入网络基础设施,资本合作以及宽带转售三种模式。在政策实施中,三种模式如何落地?民资进入过程中又将面临哪些问题?

Strategy Analytics无线运营商战略高级分析师杨光表示,三种模式里,资本合作最简单。这种模式有助于加快宽带网络部署速度,但对宽带市场的竞争格局影响比较小,从促进宽带市场竞争的角度看,它的作用相对比较有限。

对于民资投资建设网络和宽带转售两种模式,杨光表示,由于引入了新的业务提供商,理论上是可以提升竞争水平,但其中的核心问题是如何确保网络资源的开放,尤其是“最后一公里”接入网资源的开放。


“最后一公里”的接入网资源,不管是由基础运营商建设还是民资建设都应该向其他运营商开放,如国际主流市场就早已实施了Local Loop Unbundling(LLU)政策。同时为了实现真正有效的竞争,国外的监管机构往往还会对宽带网络的批发价格进行最高限价,使没有网络基础设施的转售商也能提供有竞争力的业务。

杨光表示,监管政策方面,在推动新的运营实体进入宽带市场,为用户提供多种选择的同时,监管机构也应促进提高宽带市场资费和服务水平的透明度,为用户创造更为透明的市场环境,使用户能够选择出最适合自己需要的服务提供商。另一个需要监管机构关注的问题是骨干网和互联网出口的公平接入问题。新进入市场的民营宽带服务商往往需要借助国有基础运营商的骨干网和互联网出口,保证他们能够公平接入骨干网资源,也是促进宽带市场竞争的重要基础条件。

艾媒咨询CEO张毅:民资倒逼运营商宽带革新

艾媒咨询CEO张毅表示,宽带接入市场向民资开放有利于我国整个宽带市场的规范化。此前,我国宽带市场上已存在一些民营的运营商,也规模化发展了一批用户,但由于未被授予正式的“准生证”,往往在持续发展上有所阻碍。如今,国家政策开放,早前的民营运营商能够通过申请牌照将身份合法化,而国家也能够通过融入民资来激发市场的活力。

受此政策影响,宽带接入市场的格局也会发生较大的变化。三大运营商的宽带业务主要是分布在人口聚集的区域,而比较偏僻的地方却由于接入难、宽带建设资金不足等诸多问题,成为了阻碍我国宽带业务深度普及的“最后一公里”。民资进入宽带接入市场后,能够深入到小的地方和比较偏僻地区,从而进一步提高我国宽带市场的普及率。

更值得期待的是,民资将为市场注入多种创新元素,可能会倒逼国资宽带运营商进行业务革新。举例来讲,现在用户体验到的带宽速度往往和其购买的有所不匹配,而民资宽带运营商可以根据用户的日常流量使用情况,通过系统智能化的去分配流量资源,在为用户创造好的网络体验的同时,使宽带资源的使用更加高效化,降低成本。此外,民资宽带运营商也可以通过创新为用户提供一些有价值的内容,打造增值业务。

不过,民资宽带运营商如果采用的是宽带转售的模式,也会遇到一定的困难。例如,通过转售模式进入移动通信市场的虚商,在批发价格等方面受制于基础运营商,对其用户发展有所不利。而民资运营商如果租用宽带资源,也可能会遇到类似的情况。所以,还需要国家通过政策、监管手段等支持民资企业,维护好市场的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