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下,深化行业改革尤显重要。在过去的一年里,移动转售业务试点牌照发放、铁塔公司成立以及营销成本压降等改革措施,都推动着通信业告别成本驱动的粗犷发展模式,向精细化和可持续化发展。笔者认为,电信行业变革的目标何在应该是整个改革过程中需时刻关注的问题。

在过去的改革中,发展、增长和利润始终是制度设计者最为关切的目标,但问题是,一个行业是否能够永远不变的持续发展和增长?答案显然并非那么肯定。

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到来,电信行业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被认为应更多地担负起为其他经济部门做贡献的角色,而非谋求银行里不断增长的存款。这恐怕也是自然垄断产业共同的改革目标。

然而,国企改革不只会关注一个目标,新的制度设计往往具有多个目标,那么如何实现多目标的平衡?或者说新的制度设计能否实现多目标平衡?

从重要程度来说,移动转售业务、中国铁塔公司、单边4G牌照和混合所有制是关键性的四项新改革措施。从经济组成成分上来说,除了单边4G牌照外,剩下的三项制度都含有引入非国有资本的成分,因此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落实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给予民间资本以国民待遇是本轮电信改革的主要政策目标之一。

在新的制度设计之下,行业的基础资源是否会变得更加集中和垄断,并最终偏离改革目标?恐怕也并非不可能。

在业务层面,目前形成充分竞争的格局,运营也正在进行商化,包括移动转售试点,也使行业的竞争更加白热化。

至于单边4G牌照,同样有可能进一步加速行业内的不均衡,但是从发展和增长的角度看,4G牌照将不再是改革的焦点。而竞争对手的转移,尤其是来自互联网的竞争和替代,需要电信行业将改革政策及目标变得更明确。